泰戈尔:信

  我寄给你一本装满诗的书。

  密密麻麻的诗挤在一个笼子里。你得到所有的诗,但得不到它们之间的罅隙。

  降落在广宇般的闲暇的场所的诗,如今被冷落在身后。

  如果撷取午夜的繁星编一串项链,在造化的商店里或许可以高价出售。然而,具有审美情趣的人,懂得它为什么贬值。

  贬值的虚茫的苍天,称不出精确的重量,但弥漫着情思。

  展开你的想象:奏响轻柔的乐曲,无语的时光的胸中,是一颗蓝莹莹的宝石——何必非把它放在首饰盒里欣赏!

  毗迦罗玛迪德耶①的宫殿里,诗人天天吟诗作赋。那时没有印刷厂这个魔鬼抹黑诗的时空,没有水力磨盘磨出诗的浆汁,一口口在口腔里沉淀。诗味全得在饭后茶余一面聆听一面品尝。

  唉,聆听的诗(www.bomarhall.com)终于戴上了视觉的枷锁;诗流放在图书馆里;爱不释手的永恒的珍异在出版的市场上蒙受羞辱。

  毫无办法!这是个文学团体丛生的时代。诗歌不得不乘公共汽车去和读者相会。

  诗魂慨然长叹:“唉,倘若我生在迦梨陀娑的年代,倘若你是毗迦罗玛迪德耶,将是怎样的情形……”

  我生在那个年代又怎么样!恐怕也是个屈服于印刷的迦梨陀娑,你们是他作品中的女主人公玛尔碧佳,买了诗集坐在转椅上阅读。不会闭着眼睛听朗诵,听了也不会给诗人戴个茉莉花环。

  只要花一元两角钱买本诗集便万事大吉了。

  

  • 泰戈尔作品_再次集
  • 泰戈尔作品_泰戈尔散文诗集
  • 泰戈尔:新时代